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八零娇俏农场主+番外 作者:明景(六)

时间:2020-05-03 13:05标签: 青梅竹马
老老实实的。 以后姐姐常在家,你......就算姐姐不在家,你也可以到别的小朋友家里去玩...... 陈白羽还没有说完,小胜男的妈妈就在外面叫她,还埋怨陈白羽把小胜男带走也不跟他们说一声。 害得我们找了好一会。 我还以为人贩子这么猖狂,竟然到大院来拐孩子
老老实实的。
  “以后姐姐常在家,你......就算姐姐不在家,你也可以到别的小朋友家里去玩......”
  陈白羽还没有说完,小胜男的妈妈就在外面叫她,还埋怨陈白羽把小胜男带走也不跟他们说一声。
  “害得我们找了好一会。”
  “我还以为人贩子这么猖狂,竟然到大院来拐孩子。”
  陈白羽直接翻个白眼,找屁。站在门口大叫一声,她们就能听到了。明明就是刚发现小胜男不在家就找过来了。
  再说,平时小胜男也没少和别的小伙伴们一起玩,也不见他们这么大的意见,更不见他们有多紧张。
  区别对待。
  陈白羽不想和这种拎不清的人废话,给小胜男塞一把干果后,就让她跟着妈妈离开了。
  “胜男,你又乱吃外面的东西?都说了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能乱吃,你怎么就是不听?吃死你算了。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嘴里塞,你缺这一口吃的?不吃你能死?饿死鬼投胎?”
  朱家太太一巴掌拍在小胜男的后脑勺上,“人家人贩子就喜欢给小孩子糖。一颗糖,就让你再也见不得爸爸妈妈,回不了家。”
  陈白羽安静的听着朱家太太在教女儿。虽然陈白羽可以肯定,朱家太太说这样的话重在指桑骂槐。
  但陈白羽并不觉得她的话有错,坏人是不分亲不亲,熟不熟的。
  熟人坏起来才可怕。
  所以,朱家太太不让小胜男乱吃别人的东西,这并不没有错。唯一显得没有素质的就是当着陈白羽的面说。
  朱家只有一个女儿,紧张些也是应该的,陈白羽表示理解和宽容。
  陈白羽朝着小胜男笑了笑,并不把朱家太太的话放在心里去了。
  有些人,你越是理会,她就越是得意,觉得自己就是真理;要是不理她,她自己就消停了。
  小胜男跟着妈妈走出去,伸手想要拉住妈妈的手,却被甩开了。小胜男有些委屈,却什么都不敢说。
  陈白羽站在身后,看着小胜男委屈的背影,无奈的叹口气。
  很多家长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家长,很多父母都在及格线以下。
  很多身份都需要学习,要考试毕业后才能上岗。但是,父母不需要。在无知中成为父母,然后懵懵懂懂的按照自己的想当然来教育孩子长大。
  孩子不学好了,怪老师没有教育好。却不知道,父母才是孩子人生的第一任老师,也是孩子一辈子的人生参照物。
  小时候,有样学样,模仿父母,偷偷的学习父母的言行举止;青少年的时候会辩证,会怀疑,会提出疑问,甚至觉得走向一条和父母相反的路,但参照物,仍然是父母。
  中年的时候觉得父母都是错的......五六十岁的时候恍然原来父母都是对的,但那时候他们已经成为了自己孩子的参照物而不自知。
  时光在轮回。
  人的这一生,好像都在参照着父母进行对比。
  但很多家长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在孩子面前随心所欲。表现自己无知或者是愚蠢甚至是恶毒的一面,却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孩子看在眼里,甚至在默默地模仿。
  陈白羽曾经认识一个人,他厌恶厌恨着家暴的父亲,但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自己曾经最痛恨的人。
  小胜男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头来朝着陈白羽挥挥手,陈白羽扬起笑容挥挥手。
  朱家太太一巴掌拍在女儿的后脑勺上,“乱看什么?走路东张西望,摔死你算了。谁教你眼珠子乱看的,没有素质。”
  “你爷爷是怎么教你的?走路抬头挺胸,目不斜视。”
  小胜男低下头,没有反驳自己的妈妈。
  陈白羽看着气得想要骂人,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陈白羽知道,如果她敢开口,朱家太太就有可能站在顾家门口不带停歇的骂上两个小时不消停。
  顾延年很晚才回来,带回消息,诸爷爷支持他,也愿意和他一起承担风险。
  “小羽毛,爷爷要忙起来了。”既然要做了,那就做到最好。
  顾延年从来没有想过,如果这件事不是真的,洪魔没有到来,他会受到什么样的质疑?
  甚至可能会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
  毕竟,他的对手们正在磨拳擦擦的等着抓他的小辫子。
  但他无所畏惧。
  一是因为他相信陈白羽,二是因为陈白羽口里的那些数据太过触目惊心,他不愿意看到。
  陈白羽把自己写好的一些关于救灾、赈灾的一些心得递给顾延年,希望能有帮助。上辈子的她也是参与过救灾、赈灾的。
  而且后世信息发达,有很多都是网友整理出来的。陈白羽看过不少,很大一部分都还记得。
  流程,需要注意事项等等,陈白羽写得清清楚楚。
  当然,也是根据目前的现实来写的。
  顾延年再次对陈白羽刮目相看。曾经,他以为自己对陈白羽已经足够了解,但陈白羽每一次都会刷新他对她的认知。
  她就好像一座宝藏,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装了多少东西。
  “很好。”顾延年拍拍陈白羽的肩膀,“真的很好。”比他和老诸讨论的还要全面。
  陈白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这是站在时间的巨人上俯视世界。这并不是她的聪明智慧,她只是人类智慧的搬运工而已。
  自从把洪魔的事情和顾延年说后,陈白羽就不管了。她对顾延年和诸先生很放心。快快乐乐的上学去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李天朗天天找她一起吃饭,有时候还会给她买一些水果或者其他的一些零食。
  虽然,李天朗以前对她也好,但不会如此的无微不至,细致到方方面面。有一次,陈白羽生理期的前两天,陈白羽想要吃一个雪糕,但李天朗决定不同意。
  理由竟然是:生理期快到了。
  陈白羽当时呆楞住了。
  然后疑惑,他到底是怎么知道她生理期的?
  而李天朗很理直气壮,“那几天,你身上有血腥味。”而他记住了那几天。
  陈白羽当时就像被雷劈了一般,“鼻子真灵。呵呵。”
  “步队培养的。”
  呵呵。
  陈白羽觉得她要重新认识李天朗了。
  虽然,上辈子的他也给她买过护舒宝和苏菲,但像现在这样讨论姨妈味的问题,还真的是刷新了她的认识。
  平时的时候找陈白羽吃饭,周末的时候用单车载着陈白羽走街串巷。带着相机,拍一些快要消失的建筑或者是老物件。
  在街头剃头理发的老师傅,黑漆漆脏兮兮的煤炉子,还有一些已经被圈上一个大大的‘拆’字的老胡同......
  陈白羽用相机记录下这一切。
  这是社会在变迁,这也是历史进程中必不可少的。
  陈白羽的开水有人打了,饭也有人打了,听讲座的时候有人给她霸座......陈白羽觉得在大学里有个男朋友好像也很不错。
  4月份过去,5月到来。
  这段时间,雨水特别多。
  京都常下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