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农门喜事:腹黑相公甜宠妻 作者:花期迟迟(一)

时间:2021-10-16 23:18标签: 宅斗 穿越重生
文案: 一场车祸,秦瑞雪穿越到古代,成为了冲喜新娘。 当她努力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她和他的便宜夫君赵丰年是互相冲喜 如今她和他都命在旦夕,不过好在上天垂怜,不仅让她大病痊愈,还给了她经商致富的机会。 且看她如何凭借手中豆腐携手便宜夫君赵
  文案:
  一场车祸,秦瑞雪穿越到古代,成为了冲喜新娘。
  当她努力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她和他的便宜夫君赵丰年是互相冲喜
  如今她和他都命在旦夕,不过好在上天垂怜,不仅让她大病痊愈,还给了她经商致富的机会。
  且看她如何凭借手中豆腐携手便宜夫君赵丰年过上和美幸福的小r.ì子!
  标签:古代言情 · 穿越重生 · 宅斗
 
 
第1章 穿越花嫁娘
  红,大红,如火般灼痛眼球的红,粗暴而热烈!
  秦瑞雪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切,微微有些发怔,眼前半尺处是劣质粗糙的帐幔,颚下顶着的是方形的枕头,偶尔移动胳臂时,隐隐还能听到衣服与被面摩擦的声音,想来被子的质地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然,人有五感,这些只是从眼睛和耳朵上接收到的信息,而更让她难以承受的,鲜明得难以忽略的,则是,痛!
  脊背上那火辣辣的痛楚,像海浪般一波波冲刷着她的大脑,一时忍不住低低呻吟出声。
  慢慢缓了好半晌,终于适应了这样的痛楚,她才拧着眉,尽量只扭动脖子,细细打量周围的环境。
  努力在混沌的记忆里搜寻,最后的印象里,她似乎正开着那辆厂子里平r.ì用来运货的厢车,去追那对儿无良弟妹,想要拿回厂里唯一的一点资金,可惜,半路那刹车却突然诡异的失灵了,后果不必说,在家乡那条以多弯出名的山路上,她华丽丽的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翻滚,天旋地转的眩晕之后,再睁眼就是在这里了。
  难道,自己命大,阎王爷不收,被山下的人家救了?因为眼前这大红帐幔、暗黑色的房梁,怎么看都不像喜好惨白风格的医院,她恐怕还是在救命恩人家里,一会儿见到人家可要好好感谢一番,在这金钱至上的社会,还能有这样的好心人,可真不容易?
  这样想着,她就静静的趴在枕头上,细细听着门外隐约传来的j-i鸣狗叫,间或累及又眯上一小会儿,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就听见远处传来“吱呀”的开门声。
  两个女子低声谈话,随即由远及近传来。
  “张嫂子,你那小罐子里是什么,我怎么嗅着有股子膻味?”
  “哈哈,青山娘你这鼻子可真灵,我端了些羊n_ai,昨r.ì那游医不是说了,赵先生和赵娘子现在吃不了什么饭食,我就想着,光喝汤也不行啊。这羊n_ai能把小羊崽都喂得壮实,说不定也能补身子,又容易下咽,刚才就挤了一些,煮开了端来。”
  “张嫂子就是细心,怪不得把大壮他们几个孩子都养得那般壮实,我心粗,只端了稀饭和咸菜。”
  两人说笑声越来越近,秦瑞雪侧耳听着,不知为何开始毫无来由的心慌,于是顾不得后背疼痛,扭了身子去看。
  谁料到这一看,惊得她瞬间睁大了眼睛…
  进屋来的两个女子,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乌黑的头发,在脑后盘得整整齐齐,各c-h-ā着两只雕花不一的木簪子。其中身材微胖的那个,穿了套青色的斜襟衣裙,衣领袖口和裙摆上绣了几朵不知名的小花,瘦一些的那个则只穿了套灰色衣裙,也没有什么绣花,相比起来,显见家境要差一些。
  两人手上都端着几样碗碟,进屋后径直走到一只黑漆方桌旁放下,回过身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发现赵瑞雪瞪着黑泠泠的眸子望着她们,两人也被惊了一跳,随即却立刻拍手笑道,“哎呦,这东山坳的神婆真是灵验,那一百大钱,一只公j-i,可没有白供奉,这才过了一晚,赵娘子这就醒了!”
  “是啊,是啊,我家那小狗子,这几r.ì有些惊到了,我正愁着找谁看看,这神婆这般灵验,我一会儿就去求道符回来,一准儿没错!”
  赵瑞雪本来心里就乱成一团麻,尚没来得及出声询问,就被两人一口一个神婆啊,灵验啊,听得更晕,于是干脆两眼一闭,继续昏睡过去。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被痛醒的,一个女子正蹲在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剥着她身上的红布衣裙,瑞雪本能想要挣扎,却无奈身上没有半点力气,定睛细看时,她才认出是早晨那个被叫做张嫂子的女子,于是张嘴问道,“你要…做什么?这是哪里?”
  干涩沙哑的嗓音,不论说话的人,还是听话的人都吓了一跳,张嫂子看到她睁了眼睛,就笑道,“赵娘子,你醒了,我这手脚粗,想着轻点,还是把你弄疼了吧?再忍忍,马上就好了。”
  说完,她手下加快了速度,三下五除二就剥完了衣衫,只剩了胸前小小的一片布料,然后轻轻撩了被子给她遮盖妥当,这才说道,“赵娘子饿了吧?我家灶上还有温热的薄粥,我盛些来给你垫垫肚子啊。”话音落下,她的人就已经走出屋门了,可见平r.ì定然也是个急脾气的,只是她太过自说自话,彻底把秦瑞雪那个问题扔在了脑后。
  秦瑞雪无奈,勉强动动手脚,好似比早晨时多了点力气,于是奋力挣扎着,拼命忍了疼,半撑起身子,仔细打量这间屋子,泥水抹的四壁,粗木横梁,雕花木质门窗,漆色斑驳的黑色方桌,高背木椅…
  如此看了一圈儿,她只觉心头越来越凉,虽然万般不愿相信,但也不得不任凭“穿越”两个字在脑海里翻滚,无法阻挡。
  妹妹瑞琳读大学时,就很迷网络小说,有一次还曾笑话她只知道卖豆腐,早与社会脱节,仔细给她普及过关于“穿越”两个字的含义。末了还曾戏言,穿越的几率就同中五百万的几率差不多。
  如今身处的环境,她就是再呆也不会以为是有人把她丢到拍古装剧的片场了,她…穿越了!
  在母亲病故不到一月之时,在厂子面临倒闭之时,在无良弟妹自私带累得她丢了x_ing命之时,上天大开方便之门,穿越青睐眷顾,居然让她在异世重生了!
  这个认知,让她一时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遗憾,在那个世界活了将近三十年,似乎每r.ì都在为了母亲的病焦急,为了生计奔忙,为了弟妹学业筹谋,从没为自己好好活过一r.ì,如今重活一世,再也不必因为那些责任而奔波劳苦,她又突然有些茫然。
  低头伸出双手,细细打量,虽说不是十指芊芊,但是也莹白如玉,和原来自己那双因为忙碌做豆腐卖豆腐,而常年浸在水里,患上风s-hi,关节肿大的双手,完全不同。
  不必说,这是她的灵魂占据了别的女子的身体。仔细想想,在山崖上翻滚而下,就是铁人也要撞瘪了,何况她还只是个血r_ou_之躯,恐怕早已不成人形了。
  不知那对儿自私的弟妹有没有掉两滴悔恨的眼泪?恐怕立刻变卖厂房、老屋,各自去过新生活的门儿比较大。
  她轻轻叹了口气,转而好奇被她占据的这句躯壳是如何死去的,伸手摸摸脖颈、脸孔,虽然没有镜子,也能感觉出容貌并不差,还好,运气不错,如果穿越到又老又丑的乞丐或者农夫身上,她就真悲哀了…
  胡思乱想了片刻,她疲累的松了臂膀,想要重新趴下,可是手却不经意的碰到一只r_ou_呼呼的物事,摸上去冰凉柔软,疑惑看去,下一刻她已经惊得一跃而起,“噗通”掉到了床下!
  男人!她的床里居然躺了个男人!这是什么情况,穿越就已经够惊秫了,怎么还要加上这般狗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