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篡权夫君失忆后 作者:草莓酱w

时间:2021-10-20 23:04标签: 天作之合 重生
简介:前世夫君篡权,叛军入宫,沈宜安逃亡之时死于一支冷箭,她觉得自己一定是有史以来最窝囊的长公主。 再次睁开眼时,沈宜安发现自己回到了三年前。那时她与大都督闻人决刚刚成婚三个月。 他们x_ing格不合,争吵不断,乃是一对怨偶。 沈宜安知道闻人决心
     简介:前世夫君篡权,叛军入宫,沈宜安逃亡之时死于一支冷箭,她觉得自己一定是有史以来最窝囊的长公主。
  再次睁开眼时,沈宜安发现自己回到了三年前。那时她与大都督闻人决刚刚成婚三个月。
  他们x_ing格不合,争吵不断,乃是一对怨偶。
  沈宜安知道闻人决心有白月光,才一直看自己不顺眼,她决定成全他,与他和离,远离京都是非之地,过一世安闲r.ì子。
  谁知,和离书写就的第二r.ì,闻人决战场受伤,醒来后就失忆了。
  失忆后,他忘了白月光,一心认为沈宜安才是自己的心中挚爱。
  世人皆知。大都督闻人决对长公主厌恶至极,直到他们看见这一幕……
  沈宜安于宫宴上多看了新科状元柳千鸿几眼,闻人决双目赤红扣住她的手腕,咬牙切齿地逼问她:“软软,你为何不看我,我才是你的夫君。”
  沈宜安冷漠地听他叫自己儿时的小名,面上淡然。耳朵却悄悄地红了。
  排雷:
  1、女主重生,男主后期恢复前世记忆。
  2、没有白月光,前世是双向暗恋,只是颇多误会。
  3、架空,考据党勿扰。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重生
  一句话简介:长公主只想和离
  立意:与其忧思逃避,不如迎难而上。
 
 
第1章 今r.ì,是我休了他
  寒风凛冽,两旁的宫灯摇摇晃晃,壁画上的龙形张牙舞爪,脚下这条长阶好似没有尽头,沈宜安每下一层台阶,便觉得自己离无底深渊又近了一步。
  她自幼长在纪王府,虽为公主,却与天启帝不亲。郭美人本是好意,亲手制了袜子,让她给天启帝送来太极殿,好维系一下父女亲情。宫婢们都在外殿等着,沈宜安独自进了内殿,本想叫太监通禀一声,谁知内殿门口守夜的小太监犯了懒,竟靠着门站着睡着了,她也因此听到了父皇和曹公公的对话。
  “漠北屡次进犯,闻人烈死后,我大齐无人可挂帅。”
  天启帝那声沉而冷的叹息仿佛穿透层层宫墙朝她追来,沈宜安终于没了力气,捂上耳朵,坐在一层石阶上,整个人团做一团,另一道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陛下为何不派闻人决北征?”
  灯珠快要燃尽,天启帝的脸庞忽明忽暗,过了许久,他终于开口:“闻人决太年轻了,年轻啊,朕有些怕。”
  怕什么?沈宜安想不明白,父皇乃是帝王,富有四海,身后更有千军万马,有何可怕?不过天启帝接下来的那句话,让她再也无心去想此话的因由。
  “不战也可,漠北王的意思是,要朕送一位公主去和亲。”
  曹公公大惊:“陛下,您膝下可只有一位公主!”
  天启帝神色不明,似无奈道:“朕不过随口一说,你急什么?”
  后来他们又说了什么,沈宜安便不知道了,她坐在石阶上,周围冷风刺骨,但天启帝那句随口说出的话却比这夜风还冷。他们虽不算亲近,到底是父女,沈宜安知道他的x_ing子,但凡能轻易说出口,这句话定然已经在心里思量过无数次了。
  她坐了很久,身上最后一丝热气都被抽走,僵硬的像是要化成一座石雕。台阶下有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然而沈宜安还深陷在绝望中,全然没听见,等她回神,那人已经停在她面前,低头无声地打量她。
  沈宜安抬头,目光所及是一身银黑色冰冷坚硬的铠甲,那人手中虚握着悬挂腰间的一柄佩剑,剑柄上的狼头双目直直对着她的脸,仿佛下一刻就要咆哮着向她扑来,沈宜安克制不住地开始发抖。
  她顺着那只修长的手向上望去,随后便对上了一双凌厉锋锐的眸,那人冷峻的眉微微上挑,灯火摇曳下,他的眼睛竟像是闪烁着兽类的凶光。
  沈宜安忽觉脸庞冰凉,冷风吹来,她才察觉到自己竟然在这人面前落泪了。此人的身份,无需猜测,凭那柄狼头纹饰的佩剑,她便已经确定。
  闻人决,已过世兵马大都督闻人烈的独子,少时便随父亲征战沙场,j.īng_兵善谋,武功超群,战场上更是犹如修罗在世,单单与他对视,也能感受到他周身环绕的肃然杀气。
  沈宜安含着泪意和委屈的眼底渐渐变冷,正是因为眼前这个人被父皇认为太过年轻,不可挂帅,她才面临着随时要去往漠北和亲的凄惨境地。或许不该怪他,或许他也决定不了,但此时此刻,他变成了她心中委屈的唯一宣泄口,不仅如此,他还看见了她的眼泪和落魄……
  沈宜安缓缓起身,冻的僵硬的双脚不太听使唤,她的头微微扬起。闻人决看向她,嘴角微动,却什么也没说。居高临下让沈宜安找回了一丝骄傲和尊严,她忍住声音中的轻颤,冷声问道:“你是个将军吗?”
  闻人决皱了皱眉,脸上没甚表情,只是点了点头。
  沈宜安生平仅有的无理取闹和倔强仿佛都用在了这一刻,她冷笑一声,眼神轻蔑:“是吗?你会打仗吗?”
  她是笑着问的,偏偏眼睛里一丝笑意也无,满是嘲讽。
  闻人决目光骤冷,抬脚踩上一级台阶,两人位置变换,沈宜安的骄傲扬首变作仰视,气势顿时变弱。闻人决冷厉的气息逼近,她心中不安,不由向后仰,想跟眼前的男人保持距离,奈何下身不稳,竟直接向后倒去。就在她屏息预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疼痛时,闻人决一只手勾住她的腰,不顾她的反抗,顺势将她往怀里带。
  趁她迷茫时,闻人决凑近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我会不会打仗,公主很快就会知道。”
  沈宜安回过神,心中又羞又恼,她伸手将人推远,恰在此时,闻人决先她一步放手,看起来倒像是嫌弃。沈宜安一站稳便怒声说道:“你放肆!”
  闻人决捻了捻手指,轻笑着上前,与她擦身而过时,转头说道:“听闻公主近来颇爱诗词曲赋,不知强敌来犯时,公主那些只会舞文弄墨的学兄们该当如何?抱在一处哭嚎求饶吗?”
  这话委实过分,沈宜安只觉此人毫无气量,y-inyá-ng怪气,更认为他是在讽刺自己只会无能的哭泣,怒火窜上来,她回头便要找他理论,谁知一脚踩上自己的裙摆,竟朝着石阶下滚落而去……
  “啊……”
  睁开眼之前,沈宜安只来得及看见闻人决向她伸出的手。
  宿醉之后,她头疼的厉害,喝了解酒的药好了一些,刚睡了没多久,就被拽进了一场噩梦。沈宜安仔细回想,确实是噩梦,不只因为那一次她摔得重,在床上养了许久才好,还因为这梦里闻人决竟然伸手想救她……
  闻人决会救她,滑天下之大稽。
  他和她是夫妻,更像是纠缠了几辈子的仇敌,沈宜安细数嫁给他这三年,没有一r.ì是快乐的。前r.ì闻人决去了军营,离开前他们吵了一架,沈宜安受够了,早打算撕破脸。和离书拿出的那一瞬间,她眼看着闻人决平静的脸上浮现了一丝裂痕,可她心里的快意没能维持多久,闻人决当着她的面把和离书撕得粉碎。
  “沈宜安,等我回来,给你一个j_iao代。”
  闻人决把他的佩剑留给她,走之前威胁她不要离开府中。沈宜安不打算再闹,她只想等闻人决回来,冷静的与他谈谈和离之事,可架不住闻人太夫人又来找事。她本已不胜其烦,闻人决的表妹钟月荷又上门找她说些有的没的,为了躲开这两个人,沈宜安只好悄悄回了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