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庶得容易+番外(二)作者:怀愫

时间:2017-12-19 18:56标签: 穿越时空 宫斗 种田文 宅斗
☆、第67章 荷花风露 第二日一早明洛那头的丝兰就来了,带了一匣子雪花酥,守着门见纱帐还没拉起来,知道明沅还在洗漱,她本就是来办难差的,便送了东西立在外屋,采薇一打眼见着了道:丝兰姐姐怎生在这儿站着,可是五姑娘有甚事? 明沅还在梳头,两边的螺儿
☆、第67章 荷花风露
    
    第二日一早明洛那头的丝兰就来了,带了一匣子雪花酥,守着门见纱帐还没拉起来,知道明沅还在洗漱,她本就是来办难差的,便送了东西立在外屋,采薇一打眼见着了道:“丝兰姐姐怎生在这儿站着,可是五姑娘有甚事?”
    明沅还在梳头,两边的螺儿还没挽起来,听见外头是丝兰来,搁下镜子道:“叫她进来吧。”采薇掀了绉纱帐子迎丝兰进来,丝兰开口就是笑:“请六姑娘的安,咱们姑娘今儿吃着雪花酥好,叫给送一碟子来。”
    采薇伸手接了过来,“这大早上的,怎的吃起点心来了?”
    明沅由着采菽给她Cha头簪,今儿还要去明蓁那儿,两边挽个简单的螺儿,一边系一条绣花金飘带。
    丝兰眼睛往衣架子上一扫,见挂了一件浅金色的袄子,下边配大红哆啰呢裙子,要说的话便不太好开口,两只手按在腰前蹲了蹲,嚅嚅嘴唇。
    明沅拿了靶镜照着发式,让采菽把蝴蝶结子打的底些,压在螺儿下边,她瞧见丝兰过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掩了口就笑:“五姐姐今儿想穿什么?”
    丝兰大松一口气儿,两只手阖在襟前拜了拜:“可愁死我,姑娘真是救命的菩萨。”
    昨儿穿的那一套制服,明洛今儿是再怎么也不肯穿的了,张姨娘原就会打扮,整个院子里数她会最会梳头画眉,没生明洛之前,纪氏的头都是她梳的。
    明洛这上头全似了张姨娘,七八岁的时候就会拿了眉笔画眉毛,她的眉毛生的浓,张姨娘又不许她拿刀刮眉,镊子更是一碰都不许碰,她只好拿明湘练手,三个姐妹里头,只她的眉最淡,拿黛笔轻轻一勾一画,原来疏淡的眉目立时就有了神采。
    明沅自来不碰这些,以目前的年纪也不该碰,明洛倒是已经涂粉施朱起来,她自去了穗州一年无人管,脸上晒得黑了些,回来见着大伙儿都白,这才拿粉盖起来,一抹便改不掉了。
    她那儿除开一季四套衣裳,张姨娘还拿出缎子来给她做,院子里头除开明潼数她花样最多,明沅有这么一问,丝兰这桩难开口的事立时就容易了。
    丝兰先已经去了一趟栖月院里,四姑娘倒归了说话的,可当着安姨娘开这个口,她自个儿也觉着过份了,偏偏自家姑娘咬死了说她们要好的很,衣裳裙子定能依她。
    可四姑娘那儿却偏偏没依,说是挑的水蓝底绣缠枝月季花样的袄裙,四姑娘不曾开口,安姨娘已是先笑了:“倒不巧了,那一身还在箱子底下压着,总不好穿带了褶的衣裳出客。”
    碰了这么个软钉子,丝兰还有甚个不明白的,可领了差事总得跑一回,回去也好有个回话儿:“咱们姑娘穿那件石榴红缂金丝扣身袄儿。”
    明沅抿抿嘴儿:“既这么着,我如今也捡不出同色的衣裳来,穿个杏子红的便是。”丝兰已是感激,又蹲了一福退出去。
    采薇皱了眉头:“五姑娘也太欺负人了,偏得显出她来。”她身条儿最长,穿扣身袄子配上高底鞋子,可不比姐妹们都高出一截来了。
    明沅不以为意,女孩子们出门逛街还得着意打扮,何况明洛还是小姑娘呢,只怕跟初中女生要买同色的包包一个款式的笔盒是一样的。
    明湘一向依她,这一回没依,明洛便有些不高兴,她立在花廊亭里等着,明沅从小香洲过来,同明湘走了一道,两个原本说着话,明洛一见就先叫一声:“六妹妹,我送去的雪花酥,你用了没有?可是一早叫厨房一层层烘出来的。”
    说着身子一挨,倒把明湘挤在一边,扯了明沅的袖子同她说话,从头上的花钗说到身上的花样,明湘原就觉得对不住她,丝兰一走就同安姨娘说:“姨娘,叫我也穿石榴红的罢。”
    安姨娘上来就点了她的额头:“你是姐姐,很该她来问你穿什么,怎么倒叫妹妹欺负在头上了?”好Xing儿软和,原是安姨娘自小教到大的,这会儿全变了,明湘无所适从,抿了嘴儿不说话。
    安姨娘也不想数落女儿,若是原来让便让了,退一步罢了,可明湘既有了个弟弟,纵不能压过明沅,也得比得过明洛,往后好亲事上门,太太才能头一个想着四丫头。
    明沅抿了唇儿一笑,伸手刮了下明洛的鼻尖:“五姐姐真是,四姐姐那儿没现成的石榴红衣裳,你还用生这个气呀。”
    明洛叫她说破,脸上有些挂不住,鼓了嘴儿偏过头去,明湘往一步侧了身道:“是真没有,都叫姨娘收拾起来了。”
    明湘却是衣裳最少的,除开份例里头的,只有年节里头另作衣裳时能得着,安姨娘再不会摸钱出来给女儿做新衣,便是身上这件,还是节前发下来的。
    明洛回转来,有些懊恼,噘了嘴儿:“早知道我昨儿夜时就说了,你也好先寻出来挂一夜。”说着叹口气儿:“那荔枝酒,香甜甜的倒比露酒还醉人。”
    到底是小姑娘,为着衣裳也能这般认真的置一回气,她回转了来,又觉得对不住明湘,手往那头勾过去,挨着明湘:“下回你来我屋里头翻衣裳穿。”
    明沅便笑:“五姐姐又说笑话,你是咱们里头最高的,你的衣裳咱们怎么能穿。”满花廊都是女孩儿的笑声,明洛还指了一枝冬梅花儿:“咱们把这个送给大姐姐去。”
    进得上房,澄哥儿已经在了,明沅打眼过去一瞧,他笑晏晏的,正端了酪喂官哥儿,纪氏指点他:“这块太大了些,小人家喉咙细,别呛着了他。”
    澄哥儿缩手回来,官哥儿却不肯放,一口咬住勺子往后拉,自己用手去扒拉碗,纪氏“哎呀”两声,一把把儿子抱过来,轻轻拍打两下:“馋成这样子。”
    笑眯眯的香他一口,官哥儿嘴边还沾着酪,沾花了纪氏的脸,被娘亲香上一口中,咧开嘴巴笑,流出一襟口水来。
    澄哥儿先还看着,手里端着的酪搁下也不是拿着也不是,明沅几个挨着进屋,一道蹲了个万福:“请太太安。”
    澄哥儿松一口气,立起来问安:“四姐姐五姐姐,六妹妹。”
    彼此续过话行过礼,纪氏把官哥儿交到养娘手里,伸手抻抻衣裳:“你们今儿可不能再留席了,明蓁那儿事情多,拿经得这么一天天的耽误,请了季明过府来便是。”
    原是想摆在香洲里,梅季明说是表兄也是外男,略一沉吟道:“叫丫头把远香堂扫出来,再搬两盆素心台阁,玉台金盏过去,你们要打双陆下棋也行,投壶也行。”
    “那太太还得赏咱们一桌好席面,昨儿可在大姐姐那儿吃用了许多。”明沅挨坐在榻脚上,也只她跟澄哥儿能同纪氏坐的近,伸手一张,官哥儿就要她抱,他不怕生,见谁都张手。
    纪氏点点她:“还能短了你的不成,昨儿那荔枝酒,可不进了五丫头的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