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时微已暮 作者:鲜虾堡

时间:2021-11-23 17:07标签: 破镜重圆 狗血 误会 追夫
文案:
  y-in郁少年又找回了他的小太yá-ng。
  沉稳酷哥攻x嘴硬心软受
  陆行殊x程旬
  -
  程旬对陆行殊的初印象,沉默寡言冰块脸,学霸光环成绩好,天之骄子一朝落难甚至还得和自己挤一张单人床。挤死人了。
  陆行殊眼里的程旬,温柔无害的脸,嘴上却不饶人,打架厉害算优点,心软也算,成绩与努力渐行渐远,像两条平行线。
  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因为外婆的原因生活在了同一屋檐下。
  共同特质,缺钱。
  共同身份,穷学生。
  关系改变的契机大概。
  也许是因为某人表面沉稳学霸,骨子里却叛逆坚韧,会唱歌会弹吉他还很会打架。反差太大,程旬表示让我缓缓。
  也许是因为某人表面对什么都没心没肺,实际上重情重义又会照顾人。口是心非是个坏毛病,陆行殊如是说。
  -
  热恋戛然而止,落幕在最冷的冬季。
  多年后,陆行殊站在万人空巷的舞台中央唱着歌,程旬举着相机站在台下注视着他。
  近在眼前,又隔着银河。
  -
  破镜重圆/追夫/误会/狗血
 
 
第1章 初次见面
  01
  程旬初次见到陆行殊的时候,自己身上带着点小面馆独有的油烟气味,不太好闻。
  在逼仄狭小的客厅里猝不及防的对上了男生那双狭长漂亮的眼睛,还来不及探究里边的情绪,程旬便有些不自在的撇开了脸。
  其实他不太习惯和人四目相对的感觉。
  很快他又恢复了惯有的表情,嘴角拉扯出些微弧度,笑着朝阿婆所站的位置打了声招呼。
  阿婆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此刻眉眼舒展了起来,又笑着让二人互相介绍自己。
  “你好,我是程旬。”
  他的声音有些哑,正处于少年独特的变声期,礼貌x_ing的朝眼前站着的人笑了笑。
  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站在他对面的男生个子很高,略微垂眸看了程旬一眼,清隽的脸上线条流畅,眼下乌青浓郁显得有些y-in郁。
  “陆行殊。”声音倒是低磁温柔。
  他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变化,微微下垂的眼尾配上冷淡的神情显得无辜又疏离。
  很是矛盾。
  比我高一点。
  程旬暗自想着,心底滋生着名为窃喜的情绪,还好也就几厘米。
  他抓了把身上的黑色T恤下摆,又朝阿婆所在的方向开口道:“阿婆,我先去洗澡了。”
  阿婆赶忙叫住他:“小旬,先去吃饭吧。”
  程旬点点头没拒绝,转头就下了楼梯。
  他从面馆帮工回来已经很晚了,往r.ì里也是外婆先吃晚饭,然后再给他留好饭菜。
  程旬下楼迅速地吃了饭,然后才上二楼浴室洗澡冲凉。
  他没有开热水器,反而是选择直接用冷水冲澡,将这盛夏的暑热尽数驱散。
  洗完澡后他将换洗的衣服扔进了脏衣篓里,等着临睡前再一并扔到洗衣机里。
  程旬穿着略显宽松的棉T恤和舒适的运动短裤当做睡衣,头发吹到了半干的状态随手抓了两把才走出卫生间。
  家里使用的沐浴r-ǔ是大桶装的七神,经济适用。
  卫生间的门一打开,空气中淡淡的青柠味道夺门而出,周遭仿若浸润了一遍水汽。
  陆行殊正在整理堆积在客厅里的行李。听见开门的动静,才撩起眼皮朝声音来源处看了下。
  程旬皮肤很白,洗完澡出来身上带着些微水汽。
  乌黑短发,薄红嘴唇,眉眼清秀。看他如今的模样就知道小时候长的也不差,怎么也不像是会被人遗弃的小孩。
  程旬是被陆行殊的外婆捡到的。
  遇见他的时候顶多十岁,脑子受了伤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具体生r.ì也不清楚,就连年纪也是外婆估算的。最后简单粗暴的定了捡到他的那天当做他的生r.ì。
  到如今也过了六七年了。
  在此之间,陆行殊并没有见过程旬。
  或者说,在这些年里,他见外婆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陆妈妈还在的时候就因为结婚对象的事,也就是陆爸爸的缘故,和外婆闹得很不愉快。
  外婆当年不同意他俩结婚,一直态度冷淡,似乎认定了陆爸爸不是个能收心的好男人。这场冷战直到陆行殊的出生,她们母女之间才略微缓解心结。
  事实证明,外婆的直觉的正确的。
  后来又因为种种事情,两家彻底断了联系。若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陆行殊也不会被外婆接回来。
  他回忆的有些出神,直到程旬喊他才回过神来。
  “你要洗澡么?”程旬抓了抓半长不短的头发,边说边走到他身边,似乎是准备帮他整理行李。
  陆行殊沉了下眼睛,说:“现在暂时不用。”
  程旬点头:“哦。”
  外婆的声音从楼下喊上来,催着他俩下楼吃西瓜呢。
  西瓜是昨晚切的,一半吃了,一半包了保鲜膜冰在了冰箱里。
  天气这么热,吃点冰西瓜解暑倒也正好。
  程旬看了看满地的行李,侧过脸询问地看向陆行殊:“喂,吃完西瓜再回来整理吧。”
  陆行殊点头,没拒绝。
  二人一前一后下了楼,外婆已经切好了西瓜盛在果盘里。
  立式的电风扇哗啦哗啦的吹着风,明明入了夜,天气却依旧闷热。
  “先吃吧,吃完了外婆陪你理。”外婆笑眯眯的看着外孙。
  虽然多年未见,陆行殊的x_ing格也和小时候大相径庭,但看着他与他妈妈极为相似的容貌,外婆心里仍然觉得伤感和惆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