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浪漫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1浪漫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钟山有匪 作者:甘若醴(下)

时间:2021-01-29 14:59标签: 青梅竹马 打脸 美食 宝宝 甘若醴(下)
第121章?“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听钟明烛讲完事情经过,慕云如此问道,她已退回椅子上,说话时一只手紧紧握着若耶的手腕。而玄羽生怕被钟明烛突如其来的怒火波及,早就找机会溜走了。
第121章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听钟明烛讲完事情经过, 慕云如此问道, 她已退回椅子上, 说话时一只手紧紧握着若耶的手腕。
  而玄羽生怕被钟明烛突如其来的怒火波及, 早就找机会溜走了。
  屋里只剩她三人维系着这场漫长的对峙。
  其实慕云尝试过让若耶也离开,无奈对方油盐不进说什么都不肯走, 她只能将若耶拽在身边, 提防这心思单纯的鲛人不小心再度口不择言。
  “打算啊……”钟明烛似笑非笑瞥了若耶一眼,看得后者浑身发毛努力往慕云身上靠,“原本是有的, 不过拜某些人所赐,作废了。”
  “我不是故意的……”若耶小声嘀咕了一句, 听过原委, 她才明白自己那一声“钟明烛”导致了何等严重的后果,可想了片刻,她忍不住又道,“可我觉得隐瞒也不是什么好事啊,你看你之前就骗过她一次……”
  说到一半她注意到钟明烛眼底一闪而过的寒意, 声音顿时低了下去, 最后变成小声的嗫嚅。
  慕云手指稍松,顺着若耶手腕滑下,转而牢牢握住她的手, 似在安抚,而后道:“我也觉得,欺瞒并非良策。”
  “呵。”钟明烛冷笑了一声, 接着有些挫败地叹了一口气,“我又何尝不想据实以告。”
  可若是说实话,连这几日的安逸都偷不来。
  这几日,是三百多年来,她过得最为轻松的日子,虽然长离不记得她了,可她仍能自对方一举一动中感受到亲近和依赖。
  长离的记忆被抹去了,可心还记得——交谈时她的话不多,可眉眼会不自觉变得柔和,偶尔那双沉静的黑眸中甚至会透露出笑意。
  钟明烛忆起在短暂的几日相处,不禁勾起唇角,许久之后,她才轻轻开口:“你们说得也没错,虽然很好,但终归是偷来的。”
  若耶看着那人平静的眼神,突然觉得心被揪了一下,她早已习惯了钟明烛的蛮横无理和喜怒无常,如今映入眼中的,却是她从未见过的模样。
  钟明烛是冷酷无情的,掠夺、杀戮,只要能达到目的,她可以不择手段、无不用极。
  可此时站在她不远处的少女分明透露出了几分脆弱。
  “你……她……”她本就是容易心软的人,看到钟明烛这般模样,心底竟生出些许难过,差点忍不住想出口安慰。
  只是那分脆弱只在钟明烛面上停留了短短一瞬,很快,她就变回若耶熟悉的模样,唇角是柔和的微笑,看起来无比亲切,而浅色的眸子里则透着冷淡,让人觉得哪怕是天地崩塌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我想先弄清楚离儿为何会失忆,有些事需要你安排一下。”她的声音中没有半分犹豫,倒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放心,不会让你们作恶。”
  她将珍宝阁交给慕云,除了看中她的本事外,还存了其他心思。
  知道慕云曾在扶风林养伤、从而可能与邪道有牵扯的只有寥寥数人,而那几人因为利益或者人情都不会将此事外传,除了长离。
  若哪天传出慕云和邪道关系密切的消息,多半会是天一宗所为,就说明天一宗终于出山了。可那么多年来,钟明烛都没有寻到半点迹象,甚至不止一次寻思:会不会是因为长离曾经答应过慕云不会暴露她身份,就真的一直守口如瓶。
  可那日长离分明说了只有在不牵扯天一宗的情况下她才会保守秘密。
  人人都道她钟明烛谋害天一宗,见慕云接手珍宝阁,长离必定会将此事禀明师门。
  而今想来,长离抹去了过去的记忆,自然连那事也不记得了。
  钟明烛决定以苍梧剑为饵时还一直担心圈套迹象会不会太明显,导致天一宗不上钩,倒是多虑了。
  细细交代完各项事宜,她就坐回原来那张椅子上,手一拂,屋中的门窗立即恢复如初,她手里也多了一杯和之前一模一样的茶杯,里面还冒着热气。
  若耶有时候真的挺好奇钟明烛的储物戒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总能变出这些在一般修士眼里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过她更在意的是,明明事情都交代完了,为什么那家伙还不走,反而开始悠闲地喝起茶来。
  她扯了扯慕云,后者只无奈地摇了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于是她只能杵在那一言不发,耐着姓子看着钟明烛以几乎能称得上附庸风雅的做派小口啜着茶水。
  好不容易等一蛊茶喝完,她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开始酝酿起诸如“慢走”之类的客套话,谁知钟明烛收了茶杯后,又抽出一卷书,支着下巴津津有味看起来。
  这姿态,怎么看都不是短时间会要起身告退的模样。
  若耶皱了皱眉,终于按捺不住问道:“喂,钟明烛,你还有什么事吗?”
  钟明烛头也不抬,慢条斯理翻过一页纸才道:“没有了。”
  “那……”若耶想了想又道,“你是不是在等什么人?”
  “没有。”
  依然是漫不经心的口气,听了叫人莫名火大。
  困惑在若耶眼底聚集,她四下张望了一番,怎么都找不到还有什么理由,最后以一种生怕说错话的古怪腔调道:“那你……是不是可以走了?”
  钟明烛终于自书中抬起头,脸上也露出疑惑的神色:“走?我为什么要走?”
  “可这是阿云的房间。”若耶又皱了皱眉,不顾慕云的阻拦如此道。
  “这样啊……”钟明烛举起书遮住脸,只露出一双含笑的眸子,声音自书后飘出,听起来有些不怀好意,“我觉得这屋子挺舒服的,所以打算和你们做个伴。”
  “你!”若耶终于反应过来钟明烛之前的种种都是故意的,火气腾地窜了上来,但她不想再次激怒钟明烛,于是克制道,“那你早些说,我们把这屋子让给你就好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