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忘恩 作者:十一月十四

时间:2021-11-23 16:55标签: 年上 HE 甜宠 换攻
文案:
  换攻文学,惨兮兮的小可怜也是有人宠的
  非典型x_ing换攻文学,因为本质很甜
  辛弛→宴淮X季安
  季安承了辛家少爷的恩情,心里便只有他家少爷。
  可辛弛千般善万般好,都只是季安眼里的,那些事辛弛一样没有放在心上。
  后来宴淮出现了。
  辛弛讲:“我于你有恩。”
  季安便答他:“可季安是个忘恩的人。”
  宴淮想,那个可怜巴巴只会哭鼻子的小可怜,总算说了一句像样的话。
  一些tips:
  1、因为是换攻文学,所以正攻宴淮前期出现晚戏份少;
  2、因为是换攻文学,所以受不杰;
  3、因为是非典型的换攻,所以当作单向救赎看也不是不行。
 
 
第1章 
  作者有话说:开新文啦~~ 文案里怕大家看不到,再重申一下: 1、是换攻文学,所以正攻宴淮出场时间晚一些,希望大家不要着急; 2、是换攻文学,所以受不洁,希望介意的朋友在这里止损。
  季安原本是不叫季安的。
  他家穷苦,爹娘都不认识几个字,他生下来时孱弱,于是就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季平安,是希望他一辈子平安喜乐的意思。
  然而季安的命一点儿也不如他爹娘希望的那般,没有平安,更无喜乐,多舛而充满了苦难。
  生下他来第二年的秋天,他爹生了场大病,差点就没了x_ing命,后来虽救回来了,身体底子也去了一多半,干不来重活了。
  六岁那年,他娘二胎生产时大出血,一尸两命,连郎中都没等来。产婆沾着一手的血从破屋子里头出来,第一句话冲他爹说:“说好接生的银钱可还是得给。”
  生产的妇人是晦气的,男子不得进沾血的产房,季安连他娘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最后一点积蓄都被那产婆趁火打劫,家里穷得棺椁都买不起,一席C_ào席就是他娘的安身处了。
  丧事办得极其潦C_ào,季安只记得家里挂了一阵白纸糊的破灯笼,他就再也没见过他娘了。
  而后他爹开始酗酒。
  季安什么也不懂,他只是饿,哭着跟他爹说要吃饭,就换来一顿打。
  他爹从那场病开始身子骨就弱得很,劣质的酒更掏空了他的底子,然而拳头落在身上还是疼的,季安吓得哭着喊他不吃饭了,求他爹不要打了。
  他瑟缩在墙角,哭喊得嗓子都哑了,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那个会拿C_ào编小玩意逗他玩的爹爹,怎么忽然就变了。
  可变了就是变了,季安没了娘的这年,也没了疼爱,没了温饱。
  挨饿挨打成了常态。
  后来是隔壁的大婶看不过去,给季安一口饭吃。
  挣扎着过了一年,季安就学会了踩着C_ào团子守着锅台煮饭。
  然而他爹酗酒更凶了,家里米缸常常没多少存粮,小季安只能就着野菜煮了来吃。
  没滋没味的,也不饱腹,他爹喝多了就发火,发了火就打他。
  他好小,饿得面黄肌瘦,每天夜里躲在墙角偷偷哭,不敢给他爹听见看到,不然还要被打。
  又挨了一年,季安八岁那年的冬天,滴水成冰的晚上,他爹喝多了往家走,一个跟头栽进了雪堆子里,第二天给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冻僵了。
  季安得了信,麻木地去给他爹收尸。
  周围的人都对着他指指点点,季安听见有人说他可怜,也听见有人说他好歹不用挨打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帮他一把。
  他爹瘦得皮包骨了,可他仍旧弄不动一个大人,最后季安放弃了,将自己瘦弱的身体缩成小小一团,在他爹的尸体旁边枯坐着,冻得浑身都僵了。
  他茫茫然地想,活着做什么呢,不然我也冻死在这里算了。
  然后他听见有人说:“我买了你,你跟我回去做我的书童吧。”
  季安抬起头,看着面前衣着华贵的小公子,冻得发白的嘴唇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跪起来,磕了一个头,说:“谢谢少爷。”
  辛弛只花了三十文铜板,不够他平r.ì里作践的练字纸钱,就买了个小书童回去。
  他让下人把那书童的爹找地方埋了,用木头刻了个碑,看着小书童麻木而平静地磕了三个头,才开口问:“你多大了?”
  季安冻得手脚都是僵硬的,动作迟缓,声音发抖,老老实实地回话:“八岁。”
  辛弛 “唔” 了一声,又问:“那叫什么?”
  这是夜里头能冻死人的天气,季安熬了一个时辰,已经冻得快要受不住了,却还跪着,垂着头不敢看辛弛的脸,声音很小很低,回话说:“我叫季平安。”
  辛弛说,他名字里这个 “平” 字是不好的,犯了他祖母的名讳,去了吧。
  于是季安便改了名字,不叫季平安了。
  季安,季安,念得快了,两个字连音起来,仿佛骂他一声 “贱”。
  可辛弛似乎只顾及到了祖母的名讳,未曾想到过连音这一出,就这么把他的名字给定了下来。
  季安就平静地接受了。
  他想,这名字才配得上他,贱命一条,要不是少爷,他就死了。
  辛弛收了季安的这一年整十岁,他家是做官家生意的,在京里有做大官的亲戚做靠山,所以辛家在乡里的地位高的不得了,是连知府都要敬几分的。
  他是家里长孙,被寄予厚望,第一回 跟着父亲外出做生意,回来的时候就在这过路的穷乡僻壤捡了季安。
  季安家里一穷二白,一件像样的东西都没有了,他葬了他爹,家也没有回,便跟着辛弛走了。
  辛老爷和辛弛是坐马车的,厚厚的棉帘子围着,里头烧着碳炉,暖和得厉害。
  辛弛见季安冻得狠了,小脸都是青的,恭顺地叫了一声 “爹”,看辛老爷没有反对的意思,便对季安说:“上来暖和一会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