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我与公子断个袖+番外 作者:大妖爱吃(下)

时间:2018-09-11 08:35标签: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第一百一十四章 鸩书 最终二人皆从悬崖绝壁处离开,各自回去复命。 砰!!两道身影从高处坠落,狠狠砸在静静流淌的大河之上。 鸩书呛了两口水,幸好他识水x_ing,稍稍一会儿恢复过来,就倾尽全力拽着昏迷过去的人往岸边游去,好不容易折腾上了岸,他赶紧回身
 第一百一十四章 鸩书
  最终二人皆从悬崖绝壁处离开,各自回去复命。
  “砰!!”两道身影从高处坠落,狠狠砸在静静流淌的大河之上。
  鸩书呛了两口水,幸好他识水x_ing,稍稍一会儿恢复过来,就倾尽全力拽着昏迷过去的人往岸边游去,好不容易折腾上了岸,他赶紧回身给人做急救。
  江落青难受的吐出两口水,稍微清醒了一瞬,连是谁救的他都没认出来,就再次昏过去了。
  鸩书抹了一把脸坐在地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江落青醒来的时候天色刚明,那药粉他本来吸入就不多,又在水里泡了泡,药x_ing没了个七七八八,所以第二天一早就醒来了。
  他醒来的时候鸩书就缩着手脚坐在他旁边打瞌睡,脚边的火什么时候灭了都不知道,只还剩了零星明灭的火光。
  他坐起来动手把火埋住,不让它灭,打算下次再用。
  鸩书睡眠一向不深,听见声音就睁开要紧看着他弄火。
  江落青回头刚好跟他的视线对他,手上动作顿了顿,“你醒了?”江落青道。
  鸩书点点头,他揉了揉太阳x_u_e,“你这会儿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两人身上这会儿只有衣服,连点药材都没有,不舒服也没用。江落青并不想让别人担心,就说没有不舒服。
  他打量了几眼鸩书,只见他身上衣服还算整洁,目光沉稳,面色平静。
  他道:“你们不是去药谷了吗?你怎么会在这儿?”
  鸩书看着远方慢慢升起的红日开口,“你不知道吗?这座山翻过去,再翻一座山,再拐个弯儿就是药谷了。”
  “那你这是?”
  鸩书语气平静,他道:“我半路上发现群里有一个魔教中人,虽然她说改过自新,但我不信她。其他人和我意见相反,很信任那个人,我们闹掰了,两天前我察觉有人要对我动手,就连夜逃出来了。”
  他语气平静,但这一番经历可一点都不普通。
  江落青听的咋舌,他道:“你是医仙弟子,他们竟然不信你反而去信一个魔教中人?”
  顿了顿,道:“我觉得苏焕也不是会做出这种事儿的人。”
  鸩书摇摇头,他简洁道:“苏焕他们几个碰上魔教中人一直冲在最前面,威信勇猛都有了,但在一次攻击的时候他们几个冲在最前面的受伤了。我给他们治伤,他们那种情况最起码得静养一个月才行。”
  他说到这儿想起什么,看了眼江落青。
  江落青忙道:“我有桃信在身,身上伤口愈合速度比普通人快,身上的伤几天前就好了。”
  鸩书点点头,继续道:“苏焕他们不再冲在最前面,只能勉强保证不拖人后腿,那种情况下,自然有新的人出来领头。所以后来这种情况,是苏焕他们也没想到的,我出事儿并不怪他们。”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和,就像是在说有一只虫子一样不值一提。
  江落青诧异的看着他,按照鸩书这说法,如果他没提前发现有人意图对他不利那他早就坟头三块石了,这会儿竟然还能这么平静的说话,心真的是……很大。
  或者这就是所谓的大仁?
  江落青道:“你这次救了我,以后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无论如何我都会帮忙的。”
  鸩书清冷的一双眼睛看着对面满身落着阳光的青年,那双狐狸眼睛里,满是赤诚和认真。他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点点头说了声好。
  其实他也不是非要跟江落青一起跳下悬崖来着,鸩书当时抓着人抓捕上来,精疲力尽打算放手了。松手的时候这才发现对方已经按照他最开始的那句话,牢牢抓住了他的手。
  刹那间没稳住身形,他直接被带的跟这人一块儿掉下去了,幸好下面是条大河,要不然他就得葬送在这儿了。
  不过看对方这样子,恐怕已经记不清自己把他拽下悬崖的事儿了,看他笑得人的心都暖洋洋的,鸩书不想追究这个事了。
  两人起身开始往鸩书说的药谷方向走,江落青身上有一身功夫,即使袖中又有短剑,可以自保兼保护鸩书。
  往药谷方向去是鸩书提出来的,江落青的建议是直接回锦州城。但鸩书帮过他已经不止一次了,所以最后是江落青妥协,两人往药谷那里开始翻山越岭。
  江落青的包袱被掉在水里,在下流被几个石头堵住,里面的银票已经被全部泡烂掉了,他随手捏成一团仍在了岸边。包袱里还有一些金刀和银刀,两套衣服,他和鸩书一人一套烤干换上了。
  中午的时候两人停下歇息,江落青捕了两条瘦鱼生了火烤着吃,吃完后就靠着树休息。
  鸩书这一路过来话真的是十分的少,江落青侧头看着靠在在旁边闭目休息的鸩书道:“鸩书,你为什么非要去药谷?我知道你师傅给你定了任务,但你也没必要这么急,你真以为凭借这几人,够你把已经存在几十年的药谷弄垮?”
  之前他文文雅雅的叫鸩公子,鸩书就跟他说既然已经认识了,叫鸩公子见外。于是江落青就顺顺溜溜的开始直呼其名了。
  鸩书抿了抿嘴,睁开眼睛看了眼好奇的看着他的江落青,把视线移开,他看着大腿旁的青Cao道:“时间不够。”
  “你师傅还给你规定了时间?”江落青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身形说不上柔弱,但也绝对称不上强壮的青年。
  鸩书大概能猜出他眼神中的意思,他无奈的点头,只道:“规定了,所以我要早早把这一切结束。”
  江落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让一个除了一身医术,其他什么都没有的人对上存在那么多年屹立不倒的药谷,真的可以说是送死了。
  他叹了口气,不对这个事情做什么评价。
  中午准备启程的时候,鸩书给江落青把了一次脉,松手之后就问,“你是不是去了什么地方?”
  江落青一愣,就听他道:“你体内的桃信,有点活跃。你的经脉,虚弱了很多。”
  鸩书对这个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道:“按照之前的程度,你的经脉不该被浸透这么快的。”
 
 
第一百一十五章 相处
  江落青有些不太明白,他之前以为鸩书所说的桃信对他经脉的毁坏侵蚀是非常危险,而且还会影响他内力的。鸩书说侵入力度加大了,可他也没感觉到什么不适,内力也是照用不误。
  他看着鸩书道:“可我不觉得哪里有问题,哪里疼。”
  鸩书看着他眼里的惊讶,也不急,慢条斯理的道:“等你察觉哪里有问题,那就晚了。”
  江落青一噎,垂眼,毕竟他不是大夫,所以还是不争,他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鸩书闻言把思绪从药材上拉回来,他一抬眼,就看到那个一直微抬的脑袋委委屈屈的低下去,没了侠士风范,眼睛不停的眨着,纤长浓黑的睫毛不停的扑扇,时不时露出下面好像永远动干净的泛着水迹的眼睛,看起来一点也没有之前的冷漠清俊感,倒像是个孩子了。
  江落青眼睛里进了只小虫子,这会儿拼命眨了好多下,这才把虫子眨出来了,这感觉真心不舒服,已经是秋天了,这些虫子在做最后反扑,他曲起食指揉了揉眼尾,又眨了两下,眼前的景象才清晰起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