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逆水寒同人)男儿行·英雄何处+番外 作者: Kathyand

时间:2018-12-26 10:07标签:
第1章 北宋政和五年,那是非常沉闷的一年,眼见着金兵攻占了辽国重镇黄龙府,边关战火日渐蔓延,大宋皇帝却仍做着他的文人梦,以及富人梦。 虽然,从大宋立国之初,太祖皇帝就下旨多积金、市田宅以遗子孙,歌儿舞女以终天年,再加上长期不实行抑商政策,江南
 第1章 
 
北宋政和五年,那是非常沉闷的一年,眼见着金兵攻占了辽国重镇黄龙府,边关战火日渐蔓延,大宋皇帝却仍做着他的文人梦,以及……富人梦。
 
虽然,从大宋立国之初,太祖皇帝就下旨“多积金、市田宅以遗子孙,歌儿舞女以终天年”,再加上长期不实行“抑商”政策,江南海运发达,金钱绫罗渐丰,创造了空前的财富和繁荣。但身为一名武将,石广霆却不认为仅凭大宋的财富可以满足得了那些辽人和金人的贪得无厌。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和金国联盟,共同逐鹿,而不是坐等金国灭了辽国之后步辽国的后尘,勒索大宋!
 
穿过夜市,刚从边关回来不久的石广霆却无心贪看这繁华十里的绵延灯火,诸多新巧玩意、玉器胭脂、万家商贩,通宵买卖、交晓不绝。深夜便衣,不带一名随从,如此匆忙的出行,只因为,他的确有非常重要的事,想找诸葛神侯商议。这件事,关乎他一位挚友的x_ing命!
 
“明明是下个月就要随我去边关的,怎么会就杀了人呢?还是杀了路承正满门,一个手无缚j-i之力的书生,诸葛神侯,这,这……”
 
诸葛神侯不说话,只是掀起茶碗,来回拨弄氤氲的茶雾,许久才道,“少商,你怎么看?”
 
坐在一边的戚少商沉吟了一会,反问:“听说,死者手里拽着他的贴身玉佩?”
 
“嫁祸,一定是嫁祸!”石广霆断然道,“云卿与承正都是我的好兄弟,他们俩年纪虽然相差很大,但也算是忘年交,有情有义,就是没有仇,怎么会杀他?”
 
“既是如此,又为何要认罪?”
 
“云卿一介布衣书生,那刑部大牢的酷刑他哪里熬得住?胡乱就招了……”想那石广霆真是急着要保全柳云卿的x_ing命,也顾不得什么将军威仪,趴了半个身子在桌子上,求道,“神侯,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可以并肩作战把生命交付的好兄弟,实在不想再让另一个也无端端给屈死了。况且,云卿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兵法布阵,无一不精!”
 
诸葛神侯放下手里的碗盖,道:“这案子,刑部已然定案。如果没有确实的证据,想翻案,难!难!难!”再者,六扇门与刑部素来不睦,石广霆这次找上门,恐怕是弄巧成拙。这一点,诸葛神侯却没有说出口。
 
“下个月就要问斩了?……时间紧迫,我那几个不成材的徒儿又都不在,就让少商帮广霆兄再查查吧,如何?”
 
“有神龙神捕帮忙,广霆先谢过了!” 石广霆喜不自禁,赶紧站起身,长揖到底。
 
大家都是武人,刀剑傍身,石广霆如此客气,却教戚少商微微有些赧然。
 
那石广霆虽有将军品级在身,却也不是一个自恃身份的人,威武豪迈、仗义疏财,却和戚少商有几分臭味相投。查案,他也跟着戚少商东奔西跑,但几天下来的成果实在不让人满意。
 
那路承正住的是独门独户,这起骇人听闻的灭门分尸惨案竟无一个证人可以提供丝毫线索。
 
唯一的线索就是路承正手里紧拽着的那块玉佩——的确属于柳云卿所有,柳云卿也供认不讳的那块玉佩!
 
到这个时候,戚少商也不得不承认,刑部的人也不都是笨蛋。这案子,换做是他,第一个要怀疑的,也是柳云卿!
 
长叹一声,戚少商抹了抹脸,道:“石兄能想法子让我和柳云卿见上一面吗?”
 
“好,我安排。”
 
“越快越好!”戚少商赶紧补充了一句。
 
 
 
刑部大牢,如雷贯耳,这里的确是世间最接近地狱的地方。进了这里的犯人,就只能任狱守们肆意践踏,一点一点走向死亡。王法管不到这片黑暗,因为进到这里唯一的下场就是死。
 
戚少商从来没有奢望过能在这里见到相对比较正常的犯人,但显然,柳云卿给了他惊喜。见到他的时候,他一个人被关在单独的牢房里,身上穿着犯人的囚服,暗沉的颜色,手肘的地方甚至都已经被磨破,但却仍然整洁。他容貌文秀,微略带了点腼腆,看起来就是个极认真谨慎的读书人。这样的书生应该很多,多如过江之鲫。但在这个刑部大牢的,却不多。能在刑部大牢仍保持这种从容不迫的态度的,更少。
 
当然,他还见过一个在任何恶劣环境都怡然自得,随时等待反扑的书生,更可怕!
 
“在下戚少商。”戚少商楞一下,迅速抑制了自己心里将要浮现的异样想法。在没有了解事实全部之前,他不想让自己任何的个人意见参杂进去。
 
“戚捕头,”柳云卿居然还会笑,实在是件好事,这样的人不该短命。“抱歉,我不能招待你,这次,在下的x_ing命就要仰仗您九现神龙了。”
 
“客气。还是说说那件命案吧,我们都没有太多客气的时间。”戚少商认真的时候有一种坚硬的冷锐,仿佛整个囚室的温度又下降了不少,气氛肃然。
 
“说实话,我真是茫然无知。人不是我杀的,为什么我的玉佩会在承正兄的手里,我一点也不知情。我与承正兄,也算熟识,也曾到他府上做客,是不是那个时候丢的,也不清楚了。”
 
“案发那天,你在哪里?”
 
“家里,一个人,看书,直到三更才睡下。”
 
“没有仇家?”
 
“云卿自认还不到让人恨到要以如此残忍手段杀人嫁祸的地步。”
 
“看来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了。”
 
“似乎,只有这个解释。”柳云卿苦笑连连。
 
一直焦急等在刑部大牢外面的石广霆见到戚出来,赶紧快步赶了上去,“如何?”
 
戚少商苦笑着摇头,“没有线索。”应该,不是他吧……戚少商的心里模模糊糊出现这样的想法,看他那细瘦的手臂,手无缚j-i之力完全不是夸张。这样的人,即便有心计杀人,也没体力分尸。
 
“云卿真是命运多舛……” 石广霆低声叹息。
 
“嗯?”戚少商无意识地应了一声,才想起来要问,“柳云卿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人?”
 
“戚捕头想来也怀疑过为什么云卿会愿意跟我去边关当幕僚,而不是留在京城博取功名?” 石广霆摇头道,“总之是,出身害了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