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魔神的新郎 作者:长乐思央

时间:2021-10-22 15:30标签: 甜文 爽文 穿书 仙侠修真
文案:
  奚沉穿书了,睁开眼的时候,成了魔神的祭品之一
  主角因为他这个竹马身亡,踏上黑化升级大道,成为三界飞升第一人
  手握改剧本金手指的奚沉转头把邪恶的组织推翻了,和患难与共的祭品二号携手,走上了修真的康庄大道
  直到后来奚沉才发现,他那乖巧俊俏,聪明能干,老招惹记恨却心地善良,能写一万字小作文赞美的道侣,就是当初村民献祭的神明,那个原著里把主角搞得团团转,最后全部完蛋的头号反派,三界闻风丧胆的魔神大人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奚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魔神是个恋爱脑
  立意:心有光明,就算身处黑暗之中也能坚持走向正确道路
 
 
第1章 祭品与神
  “咚!”
  一道鼓声骤然响起,如初ch.un惊雷,片刻之后,鼓声更重,似雷声渐近,在短暂的沉寂之后,被提起的心放松下来,就在此时,第三道鼓声“咚!!!”的砸下来,仿佛雷公直接在耳旁敲下重锤。
  s-hi润的液体落了下来,昏睡状态下的青年猛地睁开眼睛:“下雨了?!”
  夜里为了通风,窗帘是放下来了,留了纱窗,但是凉风和雨水可以吹进来,奚沉被雷声吵醒,挣扎着要爬起来关窗,但是半眯着眼睛,摸到的却不是自家堆放着杂物的飘窗。入手的东西柔软温热,像是人的手。
  他活了二十四年,除了一周岁之前睡在亲爸妈身边,就没和人同床共枕过。奚沉彻底惊醒,但是额头有种针扎刺的疼痛感,映入他眼帘的也不是熟悉的摆设,而是y-in沉沉雾蒙蒙的天。
  视野里是用木头搭起来的高高的祭台,台面上摆着长木凳,上面放着香炉,香炉前面一个盛着雪白米粒的小碗,一个大猪头,还有一只羽毛艳丽的大公j-i。
  陌生的场景,昏昏沉沉的脑子,他还是在做梦?所谓的梦中梦?清醒梦?奚沉看了眼周围,发现他躺在一个大坑里,身边挨着的都是人。
  肤色黝黑、面色蜡黄的老弱病残,最大的看起来有七十岁,最小的才五六岁。而他身边的,是个尸身分离,死不瞑目的中年汉子。
  之前s-hi润的东西滑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粘腻感,可能是雨水混的灰尘太脏了。他抹了一把“雨水”,指尖一片殷红。奚沉呼吸一滞,瞳仁缩成针尖大小。这哪里是什么雨水,这分明是血。
  他努力睁开眼睛,再看向远处,原本视线黑黑白白模糊的一片逐渐清晰起来,那白花花的一片,原来是被风化后的人的头骨,黑乎乎堆起来的树木,其实满身血污的身体。
  血腥味随着炙热的风扑面而来,同时涌上来的还有强烈的呕吐感。奚沉想吐,却下意识捂住嘴:“千万别发出声音,要是惊扰了神明,会死!”
  刚刚血液飞溅到他脸上的人,就是因为对神明不敬,直接被负责祭祀的村民杀死了!
  这是这具身体的条件反s_h_è,不是奚沉本人的反应。时空好像在这个时候停滞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化成一条数据的河流,在奚沉眼前流逝而过。
  【等龙长鸣赶到的时候,整座村子都没了,他在那些尸骸当中,一眼就认出了陈曦小心翼翼护着的镯子,那是陈婶留给他,让他将来娶媳妇的!这枚不值钱的玉镯被人摔成了碎片,而他的主人,也被秃鹫啃食得只剩几根白骨。
  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就因为自己的单纯善良,死在了那些愚昧村民的算计之下,龙长鸣的心出离的愤怒了,如果这就是做好人的下场,他这辈子再也不要做好人!龙长鸣控制不住,双目赤红,他向这些披着人皮的村民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杀戮的剑,要用这些残忍愚昧的家伙来祭奠自己的好友!……】
  奚沉意识到,他所看到的世界,是他曾经追过的一本烂尾书,这是一本标准的点家爽文,男主龙长鸣是个天煞孤星的命,一生下来就死了爹死了妈,被亲大伯扔到乱葬岗,后来被守坟的老头捡回去,和瘸腿老头相依为命。
  因为能够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他是村子里人见人憎的扫把星,总是受人家欺负。但是龙长鸣还是坚强的活着,村子里也不是完全没有好人。他生母的生前好友,陈婶一家,就偷偷在私下里接济他,他也有一个护着他的好兄弟,叫陈曦。
  后来瘸腿老头死了,死之前,留了一本修炼的秘法给龙长鸣,而陈婶也告诉他,其实当年龙长鸣的父母并没有死,他们只是渡劫结束。龙长鸣决定走上修真大道,而作为他兄弟的陈曦,为了表示对兄弟的支持,也踏上了修真大道。
  毫无疑问,龙长鸣就是这本书的主角,而陈曦,是前期给男主送buff送回忆杀的工具人。
  这本修仙大长篇,按照原本大纲足足能够水到一千万字的大长篇,就写了个五十万字就强行烂尾了。作者直接写,在后期龙长鸣发现自己被玩弄的真相的时候,他面对神明,就如同一只蝼蚁。神明一巴掌,就把龙长鸣拍死了,神魂俱灭,永不超生。
  故事写到这里,本来大家都以为龙长鸣会大放光彩,就算是死了也是假死,或者是以另外一种姿态复活,结果作者却把连载状态改成了完结表示故事到此为止。
  当时有非常多的读者写激情小作文辱骂作者,但是作者就是头很铁,死活不肯改主意。奚沉看到的数据流,就是作者花了大心血写的设定和细纲,光是细纲都有几十万字。
  奚沉并不是写这本书的作者,也不是激情辱骂作者的黑粉,作为一个观看评论区的吃瓜路人,他完全找不到自己穿书的理由。一个奚沉,一个陈曦,两个字完全不一样,只有倒过来读音相似能扯上一点关系,结果穿书人就变成了他自己。
  他没有办法从梦中醒来,周围的一切,包括疼痛感逐渐变得清晰真实。除了头顶飞速逝去的文字面板看起来像是虚拟游戏,一切都真实的可怕。
  作为有着海量小说阅读经验的年轻人,奚沉开始肯定他穿书了,因为属于陈曦的记忆被一股脑的塞了进来,那着重描写的将来留给媳妇的玉镯就放在他右边袖摆内缝着的口袋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