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温柔沦陷 作者:孤海寸光(下)

时间:2020-07-10 11:12标签: 甜文 豪门世家 婚恋 年下
第66章 有时候, 温怀钰觉得纪以柔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总说些让她疯狂的话。 在回程的飞机上, 她还一直想着那句以后,我要在你上面。瞧瞧这都是些什么话,她难道不要面子的吗? 温怀钰生气的哼了一下, 唇角却缓缓的弯了起来, 就是纪以柔
 
第66章 
  有时候, 温怀钰觉得纪以柔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总说些让她疯狂的话。
  在回程的飞机上, 她还一直想着那句‘以后,我要在你上面’。瞧瞧这都是些什么话,她难道不要面子的吗?
  温怀钰生气的哼了一下, 唇角却缓缓的弯了起来, 就是纪以柔这样,她好像生了一会气, 就开始想念她了啊。
  飞机不多时降落。
  一下飞机,先前的旖旎心思便散尽了, 管家在机场接机,告诉她:“先生病了。”
  温怀钰心里往下一沉:“爷爷现在怎么样?在哪家医院?”
  管家的脸颊也浮着愁绪:“就在市中心医院。我在这里, 就是等您一起过去的。”
  温怀钰说了声好,在车上,眉心微拧, 下颌紧绷:“之前家庭医生检查,不是说最近状态很不错吗?爷爷病倒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先生吃过早饭, 在院子里晨练的时候, 忽然晕倒了, 我当时就在旁边, 吓了一跳。”
  “为什么会突然生病?医生怎么说?”
  管家叹气:“医生做了检查,说不是外界原因,就是年纪大了, 总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先生有心脏病,肝脏也不太好……这些老毛病零零星星的攒在一起,极”
  温怀钰一怔:“是啊……爷爷今年也有79岁了……”
  凡人怎么可能敌得过时光呢。
  她偏过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了。
  轿车停在医院门外。
  温怀钰戴着墨镜和口罩,匆匆而过,一边走一边想接下来要做什么,爷爷生病这件事得先按下来,毕竟权力j_iao接尚未完成,这时候爆出这个消息来,不管是温氏集团内部还是外部,都会引起不小的震d_àng……还有,上次公司内鬼的事情还没完全查出来,现在又顾不上了……
  她心思重重,眉心几乎要拧成一个川字,到了病房门口,才深呼吸数次,敲门进去时已经坦然神色。
  温严清醒着,正躺在床上,好像不太能说话,只朝着她眨了眨眼睛。
  温怀钰眼睛一酸,幸好,幸好没看到她最害怕的场面。
  她走过去,在病床前蹲了下来,握住了老人的手,那手背上浮着老人斑,肌肤也粗糙,她看了更想哭,却努力在笑:“我就是去看纪以柔了吗,您就生气吓我,是不是不想我去啊?”
  老人稍稍睁大了眼睛,为她这句浑话,好像想打她一下,但是有心无力的抬了抬手,最后只是摸了摸她的脸,勉强说了句:“看她,好。”
  温怀钰抿唇笑了一下,乖的很:“我知道的,爷爷,你就是想我和柔柔好好的,对不对?”
  老人又眨了眨眼睛,很赞同她说的话。
  温怀钰低下头,将脸颊埋在他粗粝的掌心里:“我们会好好的。我会敬她爱她,那您要好好保重身体,一直看着我们好不好……您知道的,我不乖,要有人一直看着。”
  温严的喉头里发出一阵轻轻的叹息,眼圈也有些发红的样子,摸了摸她的头发,恍惚间觉得她还是那个小女孩,骄傲,却柔软。
  温怀钰在病房里待了一会,等到温严睡了,才出去找钟医生。
  钟医生是多年合作的老朋友了,给出的答案跟管家所说是一致的:“到了这个年纪了,人的器官都进入了衰竭状态,所以生病都是正常的。温小姐放心,我们会尽力的。”
  温怀钰轻轻舒了一口气,秀致的眉心微微蹙起:“你确定,就只是正常的生老病死?”
  钟医生认真的点了点头:“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是的。如果有发现新的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温先生现在也没有生命危险,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温怀钰嗯了一声:“知道了。麻烦你了,钟医生。”
  跟医生聊完,她的心情本该放松些,却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更沉重,心里也始终有些怀疑,觉得爷爷这次病的过于突然,毫无征兆,总叫人觉得不放心。
  可现在,她没有时间再去想这些事情了,公司里她需要立刻露面,稳住局势。
  温怀钰低下头,看了看小腿上的石膏,叫来周然:“陪我去,把这石膏拆了。”
  周然一惊:“温总?您还是先做个检查吧,不然随随便便就拆石膏,要是以后留下什么毛病该怎么办啊!”
  温怀钰不耐:“现在是不能拆也要拆了,你难道想我这么回公司?”
  周然仍想劝她,绞尽脑汁后忽然想到:“您现在拆了石膏,夫人那边,您不能j_iao代啊?”
  温怀钰闻言一怔:“好像……是哦?”
  周然稍稍松了一口气:“走吧,走吧,您先做个检查,听听医生的意见。”
  温怀钰让步了,说了一声好。
  检查的结果是好的,原本骨折的胫骨恢复的很不错,纪以柔临走前,嘱咐了吴妈天天逼她喝骨头汤可能真的起了作用,石膏可以准备拆了。
  一个多月都行动不便,温怀钰连公司都去的少,拆了石膏后,叫管家好好看护病人,就驱车去了公司。
  公司高层正在召开会议。
  会议上,温平主持,温铭正在发言。
  温怀钰没有犹豫,推开大门进去,毫不客气的往主位上一坐:“对不起大家,我回来了。”
  温平的脸色当即一沉,这丫头坐在主位上,而他站着主持,搞得他好像是专门为小辈做陪衬的一样。
  温铭正在汇报这次调查小组的工作:“经过调查发现,工地里存在着不少工人纠纷,上次几名工人的意外事故,就是他们的对头Cào作缆车时故意出错,这次……”
  “慢着,”温怀钰冷声打断他,“你把这次事故的原因,界定为工人纠纷导致的冲突?”
  温铭被她打断,十分不悦,却也更加得意:“是啊。这是我们的调查发现。”
  温怀钰神色冷冰,想叫周然播放他们上次调查采集的证据,可周然对着她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
  温铭的神色更得意了:“大家没有决定x_ing的证据的话,我们开始下一页了。”
  会后。
  办公室。
  温怀钰站在窗边,神色极为不好看,重复周然的话:“你说,因为上次我们遭遇的坍塌事故,第一次取证的资料已经无法作为有效的证据了?”
  周然说是的:“因为上次事故之后,现场的很多设备器材的摆放位置都发生了改变,和照片及视频里的情况大不相同了。”
  温怀钰冷笑:“原来是这样。看来上次算计我受伤只是顺带,更重要的是毁掉证据。”
  周然低下头:“我也有这个推测。目前已经在咨询合作律师,看看怎么处理了。”
  温怀钰嗯了一声:“你出去吧。”
  她心里有些郁郁,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