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弄堂 作者:蜜糖年代(下)

时间:2021-11-17 10:31标签: 破镜重圆 校园 甜宠
第53章 分组
  一个暑假只放了半个月,荣升高三的苦逼们,又背上了书包,急匆匆地赶往学校。
  早自习刚开始,穿着短袖衬衫,领结袖口一丝不苟的师太,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们上了十分钟生动的思想教育。
  “既然大家都坐在了这里,选择了高考,便希望你们心无旁骛,只顾风雨兼程,还有最后一年,也将是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无论承受多大的压力和挫折,都必须学会做事、学会做人、学会做题,最后,希望大家不要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无所谓的闲杂事务上,加油孩子们。”
  倒计时牌已经挂起,紧迫感开始加足马力。
  池砚兴致缺缺地叼着笔,扶额假寝,对师太的长篇大论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他实在是太困了,最近总觉得时间不够,睡眠不足,除了每天不要命地刷各种题之外,还会抽点空探索一下新世界大门里的事情。
  比如昨天晚上。
  裴问余会在某个特定的情形下异常黏人,总是抱着池砚不肯撒手,池砚又十分纵容他,象征x_ing地挣扎了几番之后,也就随他去了。
  师太结束了她滔滔不绝的演讲,自觉发挥不错,高高兴兴地扬长而去。
  教室里只剩下沙沙地落笔声和挂扇机械地运作,异常催眠,池砚实在忍不住,一不小心,睡了一个早自习。
  直到被人叫醒——裴问余把一瓶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矿泉水直接贴在池砚的脸上,下手丝毫不留情。
  “嘶!”池砚被冻个激灵,捂着脸瞪着罪魁祸首,“干嘛啊?扰人清梦,有事吗?”
  “没有。”裴问余拧开矿泉水瓶盖,瓶口对着池砚的嘴唇,点了点,“喝吧,醒醒神,下一节师太的课。”
  池砚:“哦。”
  后座位的姜百青苦中作乐,对上池砚就‘啧啧’耍贱,“池砚,你最近j.īng_神怎么这么萎靡?每天大半夜的上哪儿做贼去了?”
  裴问余大概是觉得好玩,明知故问的附和:“是啊,干什么去了?”
  太欠收拾了,池砚有气无力地翻了一个白眼,很想跟他一般见识,于是,他一边灌着冰水,一边竖着中指,说:“关你俩你屁事。”
  “切。”姜百青还不消停,转着笔侃侃而谈:“根据我的经验吧,你这种状态属于鬼迷心窍,沉迷在极大的新鲜感中,唔……总不可能是学习吧,你是不是早恋了?”
  这他妈瞎猫碰到死耗子。
  池砚偏过头,见了鬼似的问姜百青:“扯你的蛋吧,你哪儿来的狗屁经验?”
  姜百青努努嘴,下巴点着不问窗外事的林康,说:“见得多了,暗恋也是恋啊——看见没有,胖子就属于鬼迷心窍典型,唉,愁啊……”
  只见林胖子看似专心刷题,对他们这些狗屁倒灶的话题毫无兴趣和反应,实际上,七魂六魄装的心思全在前桌赵晓燕身上,遇上不会做的题,抬头看上几眼,转一圈回来,下笔如有神。
  人家情人眼里出西施,这货情人眼里全是解题答案吗?
  池砚有样学样地在裴问余身上转了一圈,没有任何收获,倒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他的脸印得更加清晰。
  果然都是狗屁。
  裴问余全程笑而不语,坦然应对池砚投过来的视线,然后,把鬼迷心窍这个词按在他头上,还真有那么一点意思。
  姜百青见没人理他,老神在在地吹了一声口哨:“唉,算了,咱一心都扑在学习上,没空搞这些花花世界的事情——胖子,嘿!胖子,叫你呢!”
  林康大概是盯着人家的背影抬入神,对姜百青的叫唤充耳不闻,直到被那倒霉玩意儿踹了一脚。
  “啊?”林康摸着被墩麻的屁股,无辜地问:“你们在说什么?叫我吗?”
  “唉……”姓姜的脑残少爷翻着一本政治书,开始高谈阔论:“要我说啊,这种事情早说早明了,表个白有什么难的,没准人家早就知道你这豆大的心里装的是什么了。再再说了,万一半路遇上什么变故,或者杀出一个程咬金,你觊觎的人将不再属于你,那多冤啊——是吧小余?”
  这番话,从一个高中生嘴里说出来,简直不成体统,但裴问余眼下已经得偿所愿,所以听着居然颇为认同,他颔首:“有点道理。”
  池砚刚喝了一口冰水,差点喷裴问余一裤子,不可置信地说:“小余,你还理他,吃饱了撑的吧!”
  然后,林康也听进去了,他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耷拉着脑袋,奄巴巴地说:“现在还不是时候,没时间,没机会……我、我想等到毕业。”
  “真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毕业之后各奔东西。”姜百青扔了政治书,“珍惜眼下吧。”
  越说越丧。
  “什么乱七八糟的。”池砚实在听不下了,他嗤之以鼻:“单身狗就别再这儿高谈阔论了。”
  姜百青拍案而已:“在座哪位不是单身狗?谁瞧不起谁啊。”
  课桌上到处都是武器,池砚随手抄起一本字典,往姜百青脸上砸,“瞧你那样子,又熊又脑残。”
  辩论眼看就要变成斗殴,裴问余眼疾手快地护住池砚,挨了姜百青砸的书本,回身说:“行了,别闹了。”
  正巧,师太拿着一叠卷子走进了教室,看到完全没有进入角色的学生们东一堆,西一撮地聚众胡闹,眼皮直跳,\’啪\’一声把讲台拍得震天响。
  “上课了不知道啊!把我刚才的话当作耳旁风,吹过就没了是吧!三三两两作风不正,哪还有学生的样子!都回自己座位上坐好!”
  被她这么一吼,同学们抱头鼠窜,活像被猫赶进了耗子洞,一声不敢吭。
  裴问余艺高人胆大,没急着回自己座位,他手掌抚在池砚的发顶上,屈指揉了揉,说:“好好上课,不要再睡过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