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工程制图我治你 作者:二环北路

时间:2021-11-23 17:08标签: 欢喜冤家 强强 年上 双向救赎
文案:
  傲娇猫咪被腹黑助教关进了办公室画图。
  谢淮,土木系二进宫选手,一级生C_ào专家,除了学习什么都会。
  秦轶言,年轻有为的直博助教,表面正人君子,实则斯文败类。
  秦助教:学生禁止染彩发。
  于是一头n_ai灰的谢淮当天就搞了个彩虹色挑染,大摇大摆地去找他。
  小丑竟在我身边?
  秦轶言满脸黑线:来我办公室,五十张图,画不完不许走。
  同学们都为他捏了把汗,谢淮却不忘初心斗智斗勇,让严肃的办公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可秦老师为什么要把他捆在椅子上画图?这是什么新式教育手法!
  谢淮大惊!
  j_iao往过程中,秦轶言终于放下偏见,却因x_ing格问题再次伤到了谢淮的自尊。
  当师生关系到期,两人再无j_iao集时——秦轶言急了。
  没错,小丑竟是他自己!
  秦轶言x谢淮
  成熟克制闷S_āo攻x撩人不自知傲娇受
  标签:强强 年上 欢喜冤家 双向救赎 直掰弯 大学校园 小甜饼 HE 相爱相杀
 
 
第1章 迟到罚站
  当谢淮从温暖舒适的被窝中醒来,看到透过窗帘缝照进来的那簇金灿灿的yá-ng光,半眯的眼睛瞬间睁挺,啪地一下,很快啊,垂死梦中惊坐起。
  带着不详的预感,他在身边胡乱摸了一阵,找到手机。
  8:36,距离杨文维的第一节 工图课已经过了半小时。
  他明明记得昨晚定了早课的闹钟,可没想到还是大意了,没有闪。
  坐在床里混乱了片刻,他把目光投向对床拉得严实的小帐篷:“小祝!你还去上课吗?”
  “哈?”回应他的只有某人半梦半醒的声音,“今天双子水逆,嗯…不宜外出……”
  无奈,他只能匆匆起床,往包里塞了个面包,独自推门出去。
  学校一节课五十分钟,课间十分钟,只要能赶在9点第二节 课前悄悄溜进教室,应该问题不大。
  谢淮看了眼表,跨上自行车向前飞驰。
  当然这一切感天动地的举动并非出于好学。作为二进宫选手,他今年的首要任务是把所有挂掉的课修过。
  而其中最有挑战x_ing的,莫过于这位治学严谨,有“土建杨永信”之称的工图老师。
  迟到一次扣五分,旷课三次以上取消考试资格,直接送专业团队服务,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去年谢淮就是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规定喜提挂科大礼包。
  上课时间路段比较清静,等他锁好车冲到教学楼门口时,还有三分钟。
  “咳咳。”他擦干脖子上的汗,把包换到单手,装作上厕所回来的样子,大摇大摆地往后门走去。
  “这位在食堂三楼算24点的同学……”突然,身后响起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
  谢淮脚步一顿,下意识回头。只见对方穿着宽松的牛仔裤和黑色长袖衬衫,包裹得严丝合缝,和余热未过的九月格格不入。
  可当他看到那张脸时,所有的疑惑都化为震惊。
  是昨晚他在食堂打牌时猛怼的那个家伙。
  “免贵姓秦,秦轶言,是本学期的工图课助教。”那个男人文绉绉地开口,语气里却丝毫没有让步的意味,“你迟到了整整57分钟,请和我从前门走。”
  谢淮整个人僵在原地。
  这世界也太小了吧?
  因为留级会影响文明寝室评定,他被前室友踢了出来,和三位同病相怜又无所事事的二进宫选手组成了八进宫光荣寝。
  昨天闲着没事他们就相约去食堂打牌。谢淮连着赢了三把,正爽到哼歌,突然视野里出现了一双修长的手。
  对方按住他的牌,礼貌地问:“这里是公共场所,可以请你们说话小声点吗?”
  “你谁啊你?”他的好兴致一扫而光,脾气很快就上来了。
  “我在和我的组员讨论问题,你们的声音实在太响,影响到了我们。”男生看到一桌散乱的牌,眉头微皱,“如果想要打牌……”
  “这不是牌。”他的谎话张口就来,“我在教我室友算二十四点。他们高数不好,找我来培养数学思维。再说了,食堂本来就不是正式的学习场所,你要安静去图书馆啊。”
  说完,他晃了晃嘴里的山楂木奉,一副老大哥的模样。
  男生没再多言,转身走回自己那边整理东西。
  “师兄,怎么样?”
  “换地方。”他言简意赅,“我不喜欢和没必要的人浪费口舌。”
  看着他们夹着尾巴离开的样子,谢淮坐在原地得意地哼哼:“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淮哥牛逼!”小跟班祝可诚立刻给他点赞。
  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此话言犹在耳,一觉醒来,这狭小的世界就给了他一个惊喜。
  魔鬼教授的助教,能是什么好东西?
  听着上课钟声缓缓敲响,谢淮心里拔凉。
  上过杨文维课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严苛又刻板的老教授,有很多老旧的规矩,比如说迟到的人必须要从前门喊报告进,还要在讲台边上罚站五分钟,当场社会x_ing死亡。
  另一边,秦轶言微垂着眼神注视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家伙对是逮着机会公报私仇。谢淮气得咬后槽牙,没等他开口,已经视死如归地走到了门前。
  讲台上的老先生扶了下眼睛,核善问道:“小同学,怎么迟到这么久?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没有。”他没好气地应声,走到讲台边站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