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推理 >

理性犯罪 作者:仙奶橘糖(上)

时间:2021-10-14 15:39标签: 天作之合 悬疑推理 强强
文案: 三年前,五常市出现了一起轰动全国的密室杀人案。经过现场的调查和取证发现,此案的背后竟然还牵扯到了另外七桩案件里冤屈未平的受害者。而死在密室里的,正是这七桩案件中,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家属。他们以生命和鲜血为代价,为所爱之人鸣冤。 当我们
  文案:
  三年前,五常市出现了一起轰动全国的密室杀人案。经过现场的调查和取证发现,此案的背后竟然还牵扯到了另外七桩案件里冤屈未平的受害者。而死在密室里的,正是这七桩案件中,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家属。他们以生命和鲜血为代价,为所爱之人鸣冤。
  当我们因此对公平二字充满质疑,犯罪者无罪论和受害者有罪论使正义的天秤在我们心中摇摆不定,甚至不敢再相信自己的眼睛时,它就化为了一种力量,激发和异化人的感X1ng,促使某一类人变得冲动、易怒、失去理X1ng,不计后果的犯罪杀人,只为满足自己想要的‘公平正义’。
  但鲜为人知的是,这种力量的背后往往都由理X1ng的天才或者是疯子在掌控着。他们自以为的伸张正义,其实不过是一场试图取代法律仲裁者的笑话罢了。
  ——
  傲娇面瘫脸自以为是攻心思单纯偶尔反差萌的高冷受VS精神不正常说疯就疯装弱扮惨心机深的流氓攻。
  ①双强,破案为主,剧情虐,感情甜。
  ②原版书名《2404》,因为是第一次写刑侦文,所以经过多次整修现已更名。
  ③求收藏,求轻喷~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边行风程渡 ┃ 配角:张大春沈君川叶胜周洲笑脸V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爱你,我比这人间更需要你。
  立意:正义永不缺席
 
 
第1章 第 1 章
  所以有时候仍不免呐喊几声,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使他不惮与前驱。
  ——《呐喊》
  凛冬深夜,五常市的古宁街道上依旧车来车往,华灯结彩。雪花熙熙攘攘的飘落四散,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并不能影响人们对圣诞节的热情。
  沿着古宁大街一直走,无论是商场还是自营店铺,都在门窗上贴好了雪花片,将亮着五颜六色小彩灯的圣诞树摆在店门前,风轻轻带过树上的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此时的城南广场购物中心,正在举办一场大型圣诞活动。震耳欲聋的流行英文歌曲从下午一直放到凌晨两点半,广场上皆是小孩子们的欢歌笑语声。
  根本没人注意到人群里一个裹着厚重棉袄的瘦高男子。他面戴口罩穿过人群,直奔商场对面的百乐门大酒店,注定了这不平静的一夜……
  清晨六点,天还没亮,急促的警铃声突然划破长空,警车稳稳地停在了百乐门酒店的门前。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左右,一辆炫酷锃亮的大黑摩托踏雪飞驰而来,在围观的人群外猛地嘀——了一声。
  “借过。”
  男子修长结实的大腿从摩托上跨过,摘下头盔露出一张‘X1ng冷淡’的俊脸来,正是五常市刑警支队的大队长,边行风。
  三年高考四年大学,两年打杂,五年挨训。写的检讨字数堪比一本长篇小说,能坐上队长之位靠百分之五十的运气加百分之百的意外。
  运气其实可以忽略不计,因为边队自认为他的运气从来没好过。
  刚当上队长三天,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赶上杀人大案了。
  “什么情况?”
  边行风越过警戒线,边往里走边观察酒店附近。
  百乐门距离购物广场很近,直线距离大概不超过八百米,周围的监控区域非常多。昨夜又是圣诞节,凶手选择在这儿杀人分尸,胆子够大的。
  “老大!”周洲看到边行风站在电梯门口喊了一声。
  他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三步并两步地跑了过去,飞快说道:“今早是酒店里的服务生报的案,死者钟晓琪,女,三十岁,三天前来到五常市,初步判断是死于利器穿喉,死后被凶手残忍分尸,分尸工具是一把家用菜刀,没有指纹,就遗留在现场。”
  “边队,二楼的监控录像已经都查过了,死者昨夜没出过门,也没人进入过她的房间。”
  一个浓眉大眼,身量矮小,抱着笔记本的姑娘从楼上跑了下来,冻得直打哆嗦。
  小姑娘天生爱美,寒冬腊月也就穿了一条打底加绒裤,紧紧贴着面条细的大腿。这是今年刑侦队新来的实习生苏七巧,目前由队里脾气最好的小Nai狗周洲在带。
  周洲是边行风的泥腿子,起得比j1早睡得比狗晚,全队里最合格的打工人,最后就连孙局都看不下去,多给他申请了五百块的年终奖。
  然而打工人周洲乐不知疲,整日围着边行风转,恨不得找个录像机时时刻刻记录,满脑子只有一句话,边队他为什么这么优秀!
  “去现场看看。”
  边行风迈着大长腿,三步两步就跨上了楼梯,苏七巧跟在最后面,缩着脖子,一副不敢凑前的模样。
  她第一次出现场,刚才都没敢进死者的房间里。法医进进出出,浓烈的血腥味呛鼻而来,她已经开始反胃了。
  “边队。”
  李法医正蹲在门口的地上观察死者的血迹。
  “死者在床上的血迹并不多,应该是死后被凶手拖到卫生间里分尸的。从屋里的格局来看,卫生间离房门最近,凶手根本没打算处理尸块和血迹,所以血顺着房门的缝隙流出来,冻成了薄冰。”
  边行风大致扫了一眼屋内,最终将视线定格在了房牌号上,2-404。
  他不知想起什么,眉头一皱,又问道:“确定死亡时间了吗?”
  “初步判断是死于凌晨三点到四点之间,具体要等回去尸检。”
  边行风进房间里转了一圈,带好手套翻了一下钟晓琪的行李,最终在她的化妆包里翻到了一张邀请函——是鸿艺集团的。
  “老大,现场没发现指纹,凶手是带着手套有备而来的,窗户也查了,没有反锁。这里是二楼,凶手翻窗户进来的可能X1ng很大。”
  周洲汇报完,边行风走到窗边往下面扫了一眼,没有任何遮挡物,翻上来倒是也容易。
  百乐门说是大酒店,其实并不是什么五星级豪华场所,勉强连个三星都不合格,只是胜在一个大字上。一共有九层,每层的房间大小不一,但非常多。
  房间号只从1-10循环,所以才排到了404号房。
  尸体被抬走,苏七巧站在门外好奇地瞥了一眼,结果很不巧地瞥到了某个不为人知的部分,哇——地到卫生间吐了个昏天暗地。
  “第一次,很正常。”周洲掏出一包心相印纸巾递给她,喋喋不休道:“我第一次出现场跟老大一起,一个男的被人用斧子砍死了,满屋都是血!老大也是第一次,但是他居然没吐!你说他是不是很厉害?!”
  “……”尬吹真的好吗少年!
  苏七巧转身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无语地走了。
  五常分局门前,边行风骑着他那辆拉风的大摩托一路风驰电掣而来,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车辙印。
  他下车时,正撞上早上准时八点半上班的孙局。
  孙局裹着有点旧的羽绒服,搭配着黑色绒布老年裤,走路步履维艰。
  他早些年是缉毒队的,后来因为受伤调来了刑侦队,有很严重的老寒腿,一到冬天就犯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