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推理 >

小疯子 作者: 细火

时间:2021-11-09 11:06标签: 甜文 重生 悬疑推理 年下
 贺雨泽被一个代号为“掠食者”的连环杀手,一刀给捅回了二十四个小时之前。
  重生后他努力的找寻线索,想知道到底是谁要害他,可猛然发现所有的线索都纷纷指向他的枕边人。
  而他的枕边人此刻正半跪在地,吻着他的手背,向他深情无比的求婚:“亲爱的……愿意嫁给我吗?”
  避雷:
  疯批美人攻x专治疯批受
  攻有双重人格。
  没有大纲,都是作者写到哪算哪,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 年下 重生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雨泽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贺医生,和我结婚吧
立意:追逐梦想,坚持正义
 
 
1、第一章
  “医生我生病了。”
  少年懒洋洋的趴在贺雨泽的办公桌哼唧,办张俊脸埋在胳膊里,只露出一双修长上挑的丹凤眼,那双眼睛无时无刻都自带着一丝妖气。眼瞳如同两颗黑曜石一般漂亮,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当他看向贺雨泽时,三月的ch.un水几乎都融在那双眼睛里,不动时含情脉脉,笑起来时明送秋波。
  “医生我是不是快死啦?”
  何雨泽没理他。
  他换了只手枕着脸:“你快理理我呀医生,你不理我,我就感觉好窒息。”他摸着自己的心脏说道:“特别这里疼得厉害,如果再没有贺医生的滋养,它就会枯萎的。”
  “心脏病的话建议去正规医院挂诊看看。”何雨泽终于舍得抬眸看他一眼:“我这里心理疗愈,治不好你心脏疼的问题。”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一个月以来,这少年几乎每天都会来,借着看诊的理由,每次来都用言语调戏他。
  并且每天每天都会问他一个重复的问题:“亲爱的,要不要跟我约会呀?”
  虽然他每次都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但对方还是不屈不挠,一定要约到他答应为止他似乎才肯才罢休。
  每天一束鲜艳的红玫瑰,现在整个心理疗诊都知道他贺雨泽正在被一个男人追求,八卦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搞得他每次上下班都尴尬得要命。
  可不知为什么第二天他却没有来,办公桌上也少了一抹鲜艳的红色,贺雨泽盯着窗外,窗外正在下着绵绵细雨,将落地窗上黏得都是小雨珠。
  不知为何,总感觉心里有一丝空落落的。也许是在这个白色的房子里待惯了,忽然有一天闯进来一抹鲜艳的灵魂,他就算在反感心底总归也是好奇的。
  明天应该会来的吧?
  也许只是有事耽搁了。
  下午五点整,贺雨泽把飘走的心思收了回来,放下咖啡杯,现在该下班了。
  机械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贺雨泽看着灰蒙蒙的天,明天的生活还是如此,早上九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就这么重复着r.ì复一r.ì的生活,真是……枯燥又乏味。
  偶然路过一个花圃,看到别人花圃里开得正鲜艳的玫瑰,他忍不住摘下一朵,任凭刺扎伤他的皮肤也无所谓。这一刻他开始贪恋玫瑰的颜色,那一抹……从来不会在他世界里出现的颜色。
  这么一想,心里萌生出一丝期待,忽然又对未知的明天没那么讨厌了。
  可是贺雨泽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再也没有明天了。而他的今天,就躺在一片玫瑰花瓣铺成的花海里结束,以一个安详又诡异的姿势躺在那里。
  也许是他死之前的表情实在太过于难看,所以“捕食者”用针线残忍的缝起了他惊恐瞪大的眼睛,还有因为痛苦而张大的嘴巴。
  现在的他嘴巴被针线强行挑起一个完美的弧度,眼睛也因为针线的缝合而安详的闭着,躺在那里,如一个栩栩如生,j.īng_致又漂亮的娃娃。
  “再见,亲爱的。”
  那个带着微笑面具的人朝他的身体上撒下最后一片玫瑰花瓣,他在对自己最满意的最漂亮的艺术品告别,语气那般怜惜和深情。
  地上掉落一个雪白的,正在微笑的面具。男人转身走了,消失在一片黑暗里。
  现在九月九号。
  贺雨泽猛然睁眼,那一刻犹如在呆水里憋气了很久缺氧的人,一睁开第一件事情便是大口的呼吸丶疯狂的呼吸,贪婪的呼吸。
  “医生我生病了。”少年懒洋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见他没有回应,他换了支胳膊枕着脸:“你理理我呀医生,你不理我,我就感觉好窒息。”
  他下一句话该是:“特别是这里疼得好厉害,如果再没有医生你的滋养,它就要枯萎了。”
  还没等少年说完,贺雨泽如一只惊醒的猛虎,猛地朝他扑了过去,一把把他扑倒在地,狠狠的掐住他的脖子。
  少年被扼住喉咙却还在笑,嘴角笑得兴奋又邪气,似乎贺雨泽越折磨他他就会感觉到越爽,跟个疯子一样。
  “你为什么要杀我?”这是贺雨泽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一句话,他现在巴不得撕烂这张透着邪气的脸。
  贺雨泽用尽了全力,小疯子被掐得接近窒息,可那表情愈来愈兴奋,一点儿也没用那种临近死亡的害怕。
  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起胳膊来,轻轻抚摸上他的耳朵,发丝,“如果……是……死在你的手里,我非常荣幸。”
  “再见了,亲爱的。”另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响起,低沉又温润,等等,这听起来不是张屿赫的声音。
  贺雨泽立马松开了他。
  新鲜的空气重新灌进肺里,张屿赫躺平在地,一边喘气一边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睁大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天花板。
  “真是不可置信我刚刚快死了。”他说得云淡风轻,跟玩似的,压根找不到一丝劫后余生的喜悦。反倒是像因为坐了一趟从来没坐过的过山车而兴奋的孩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